导读:近日,D&G(杜嘉班纳)辱华事件再次激起国人极大的愤慨,D&G的傲慢和无知令其作为国际知名奢侈品牌的形象在国人面前“土崩瓦解”,D&G必将为其错误的辱华言论付出沉重代价。这几年来,国外辱华言论频频见诸媒体,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越来越口无遮拦,面对这些“杂音”,我们国人应该怎么办?

事例:

  • 美国影星莎朗斯通称“5·12”地震是“报应”

2008年5月24日,美国女演员莎朗·斯通在戛纳接受采访时,将中国5·12四川大地震形容为一起“有趣的事情”,甚至暗指“四川地震是中国人的因果报应”。此言论立刻遭来中国各界声讨。四天后,莎朗·斯通通过其经纪人公开道歉。

莎朗·斯通(美国演员,电影《本能》主演)

  • 丹麦市议员亚朗希望“把所有中国人都烧死”

2013年8月。“我希望中国的高温能达到140度,把所有中国人都烧死”,“烧死中国人,世界就可以从‘中国垃圾’中解放出来”,“如果现在我面前有一个中国人,我会拿枪打死他”。丹麦赫尔辛格市议员弗阿特·亚朗的这些狂言乱语曾在丹麦掀起巨大波澜。即使面临党内外巨大的辞职压力,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道歉,并拒绝辞职。

弗阿特·亚朗(丹麦赫尔辛格市议员)

  • 意大利奢侈品牌创始人称“中国是屎一样的国家”

2018年11月,意大利奢侈品牌D&G发布标题为“起筷吃饭”的广告宣传片,内容暗含歧视中国传统文化,被广大中国网友质疑。随后,其创始人之一、设计师Stefano Gabbana更是在社交媒体上公然辱华,称“中国是屎一样的国家”。该辱华事件引起了国人极大的愤慨和对该品牌的强烈抵制。

D&G(杜嘉班纳,意大利奢侈品牌)

……

类似上述的辱华事件频频发生。

“辱华”言论频出背后的深层根源是什么?

一、种族优越主义让不少西方人对中国人有先天的偏见

华人在世界各地安家工作生活,或多或少地遭受过各式各样的种族歧视。有声有形的,如辱骂暴力等,给人切肤之痛;无声无形的隐性歧视更可怕,例如,海关的盘查刁难,商家银行的不信任,雇主的轻蔑等。曾有美国华文媒体报道华人就职遭遇“玻璃天花板”事件,就是指无声无形的、告状无门的歧视。玻璃天花板是上班族认为较普遍的歧视形式。在一家美资公司里担任编程师的冯先生说,不同族裔的同事平时相处都客客气气。但每到升职加薪时,一向业绩不错、努力肯干的华人同事迟迟不能获升职,反而是朝九晚五准点上下班的白人或非裔同事,纷纷升职。值得深思的是,美国、加拿大这些中国移民青睐的国家一直推崇多元文化社会,支持消除种族歧视,但在事实上,种族歧视在这些国家还是根深蒂固的。

2013年10月,华人抗议美国广播公司ABC辱华言论

有针对美国华人的调查显示,16%的华人认为种族歧视是大问题,24%的华人认为不是问题,56%的华人认为,种族歧视是个问题,但问题不大。在各个移民团体中,华人在美感受种族歧视最强烈,原因有二:第一,《排华法案》给华人留下烙印,认为美国人是歧视华人的。第二,时下,美国经济不景气,仇外和反移民情绪抬头,在选举年到来时总有一些政客通过抹黑中国产品、华人形象来争取选民,在这种氛围下华人在日常生活中遭遇不友好对待的情形也许就更多一些,华人心中这根敏感的神经也就绷得更紧。

二、中国崛起令不少西方人感到焦虑

西方对中国崛起有恐惧,害怕威胁他们的大国地位和生活方式。1990年代苏联解体之后,中国取代苏联成为欧美的最大威胁。政治学里有关于“现状国家”和“修正主义国家”关系的理论,说的是地位上升的国家一定会威胁到占据霸主地位的国家,冲突不可避免。这个理论在1990年代一度甚嚣尘上,到现在都还有人用这个理论来质疑中国“和平崛起”的可能性。最近几年,这种理论提得少了,西方关注批评的是中国的能源、环境问题,比如中国的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是欧美的1/4到1/5。西方一些人不是去设法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将本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降到发展中国家的水平,而是认为中国、印度等国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对他们构成威胁。

在全球化的新阶段,中国将对西方的地位和价值观形成事实上的挑战。但西方显然还没有为全球化新阶段的到来做好准备,它们在价值观方面仍然保持着强烈的优越感,仍然希望全球化在它们设计的轨道中前进。正因如此,它们会有意或无意地给中国制造障碍。那么,中国如何将全球化推入新的阶段?在自身地位逐渐提升的同时,如何尽量避免与西方发生经济和价值方面的冲突,和平地向西方发出挑战?这又是中国将要面对的挑战。

三、中国人海外形象不佳的事实授人以柄

随地吐痰、乱扔烟头、衣冠不整、讲话嗓门大、吃自助餐狼吞虎咽……这种事看起来微不足道,影响却不可小觑。就个体而言,华人在公共场合不讲究礼仪、不注重形象会引发他人对其个人的厌恶;就整体而言,个别华人的不良习惯,会给华裔群体的形象抹黑,正所谓“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形象看似无形却有形,拥有它会处处受益,失去它则损失万千。虽然不是每个华人都在扮演“抹黑者”,华人群体的形象不佳却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每个华人移民的生活。

在抱怨遭遇的偏见甚至歧视时,华人也应想到,别人对自己的态度也是一面认识自己的镜子,要让别人尊重自己,首先需要自己树立值得尊重的形象。无论身处何地,华人都应谨记,形象是个“易碎品”,保持它的美好无暇虽不容易,毁掉它却只在举手投足之间。只有每个华人都在举手投足之间加以注意,彻底摒除不雅习惯,才能减少华人形象的“抹黑者”,增加礼仪之邦的“传道人”。

面对辱华言论,中国人该怎么做?

一、反思自身言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当一系列“辱华”言论甚嚣尘上的时候,我们也应当反思自己的言行。如今在中国的网络上,“美国人是狗”、“杀光日本人”等极端言论仍然比比皆是。有些网友一面对他国“辱华”言论愤愤不平,一面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发表者侮辱对方的言论,甚至一些公众人物也是如此。

2011年6月,孔庆东在网络电视评论节目中,两次辱骂新加坡记者是婊子,并引发当地报章大篇幅报导。“对新加坡婊子们没什麼好客气的,你们那些婊子们不是鼓吹民主自由吗”,“新加坡人很无知,基本上甚麼都不知道”。2012年1月19日,孔庆东于第一视频网络电视台《孔和尚有话说》节目中,对香港网上一段内地儿童於香港地铁车厢进食的短片作出评论。孔庆东认為港人过去受到殖民主义影响,自我身分优越,在约6分半钟长的节目中,说了3次“香港很多人是狗”。随即引起许多香港人的强烈不满,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内地网友的指责,质疑其作为北京大学教授的素质。另一方面,孔庆东亦谈及到本港的殖民地历史及法治制度,他表示:“很多香港人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总是开口就说我们香港啦,你们中国啦……这种人给人家英国殖民者当走狗当惯了,到现在都是狗,你们不是人。我知道香港人有很多是好人,但也有很多香港人,至今都是狗。”

孔庆东(北大教授,学者,孔子第73代传人)

二、摒弃受害者心态,不必对“辱华”言论反应过度

中国人从唯我独“中”、唯我独“大”的虚枉的大国情结中走出,继之以近现代史上苦难而悲情的经历,又成功地走上了大国崛起之道,其间的毁与誉、荣与辱,使得中国的民族性格处于一个异常敏感的成长期。在这一阶段,自信与自卑、理性与非理性交织缠绕,难以剥离,也自然而然地导致了一种以“受害者心理”为特征的“歧视敏感症”。

大国崛起呼唤大国国民。但我们却很难将一种“歧视敏感症”视为大国国民应有的表现。如何更加理性和从容地面对世界,既坚定地捍卫基本价值,也恰如其分地表达自身的诉求与立场,即充分了解世界的变化,也能够适时做出恰如其分的反应。如果说国人在日本政府“摁手印”政策上有什么值得反思的东西,那无疑正在于此了。

三、理性客观面对中国崛起进程中外界的各种杂音

当中国的经济规模稳步增长时,当中国的科学技术凸显实力时,当中国充满诚意倡导“和而不同”时,在西方某些人看来,这构成了对其传统优势地位的挑战。面对中国的和平崛起,他们不理解甚至不愿理解,他们不乐意看到被超越,甚至惧怕被超越。可以说,他们对中国的认识正在进入一个充满矛盾的阶段,交织着羡慕与敌意、惊奇与恐惧、犹豫与不安,那些说长道短的“软遏制”,便是这一心态的生动体现。

对于西方世界的“对华综合征”,中国所能做的关键还是要稳住阵脚,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既要听得进正确的批评与善意的建议,也要经得起偏见的考验和傲慢的挑战,更要以理性、健康的心态与务实、积极的努力,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改变他人的偏见很难,但改变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让他人承认并习惯于中国的强大,用事实捍卫自己,则是完全可以办到的。

四、做更好的中国人,“辱华”者自然会闭嘴

正如郑永年先生所说,“当中国人把‘人’字放大到足够大时,西方大多数人就开始理解中国,接受中国。”

提升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政府和每一个公民都有义务做到以下几点。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从思想根源入手。政府应加强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指引,引导国民树立良好的行为习惯,对随地吐痰等不良行为和社会陋习除道德谴责外,更应辅以行政法规的约束,通过强制执行改变国民习惯,进而形成自觉遵守文明有礼行为的意识。社会各界应积极反应、大力配合,以期在不长的时间内能较好地完成这一基本任务。提升国人海外形象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是加快我国公民社会的建设,增强公民参政议政的意识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