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这是阿莫为了纪念“9·18”事变而写的一篇文章,发表于2016年9月18日。国人对日本的态度,内心其实是很复杂的,有时候向往那里的生活和美景,还有它的电器产品、汽车、动漫等,在国内随处可见,但有时想起“南京大屠杀”等滔天罪行,割我国土、杀我同胞,欺我辱我,又恨不得“挫其骨、饮其血”。面对这样一个小国、强国,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态度和作为?对自己的同胞“打、砸、抢”?

有那么个蕞尔小国,它虽小,却跻身世界强国之林;它与中国一衣带水,却最遭中国人厌恶;它是色情业最发达的国家,也是人称最变态的民族。它叫日本。我们习惯称其为小日本,称其国民为鬼子。它们的军国主义,曾让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亚洲国家灾难深重。1937年12月,它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事件,30多万中国人命丧金陵城。至今,它们的政府和国民仍拒绝承认这铁一般的事实,拒绝道歉。1945年8月,老美在广岛、长崎丢下两颗原子弹后,它便怂了一阵子。但它的存在,于中国而言,始终是个祸害。虽然它在二战期间也遭受过重创,但军国主义这根毒信子,始终英魂不散,蠢蠢欲动。

中日之间,有化解不开的历史仇恨。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国民,我有强烈的反日情绪。十万分之希望,这东瀛小国某一天能被纳入中国的版图,或者如它们自己所担忧的那样,沉没于太平洋。这份“挫其骨、饮其血”恨之入骨的情绪或许将伴我相当长一段时间,乃至终生。

我热爱和平,但对小日本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不可原谅。我不是个色彩浓重的民族主义者,但对待日本鬼子,我倒希望自己是个极端主义者。然而,我又要极不情愿地告诉大家,在这个世界上,最让我佩服的国家恰恰是这个蕞尔小国,最让我佩服的民族恰恰是我极度憎恨的大和民族。这不是媚日心态,也不是自我贬低,而是想警醒大家,无论何时,我们都不能轻视它、忽视它。

中国钓鱼岛

钓鱼岛问题,一直是中日之间博弈的焦点。我们的立场非常明确而坚定,那就是“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13亿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是不会退让的。但日本人会放弃钓鱼岛吗?有了钓鱼岛,它就能遏制中国通往太平洋的咽喉。而对中国来说,如鲠在喉,不得不拔。我们似乎没有比邓公更具智慧,30多年后(1978年邓小平访日起算),钓鱼岛主权争议仍然胶着,甚至愈演愈烈。随着时间的推移,搁置争议显然不是最佳选项。在小日本的狼子野心面前,我们更不能意淫它会主动归还钓鱼岛。

中国海警船巡航钓鱼岛

同胞们,如果我们不够强大、不够狠绝,小日本是不会坐在谈判桌前跟我们友好协商的。《马关条约》就是血的教训。除了放弃,只有战争。如果哪一天,国家需要我,我愿意端起长枪冲向前线打日本鬼子。当然,战争并不意味着就要诉诸于武力。我反对武力解决问题,因为一旦交火,受苦受难的将是手无寸铁的无辜民众。况且中国并不“好战”,武力只能是最后选项。时至今日,中国已不是“吴下阿蒙”,有能力、有条件给予小日本以痛击。可每当日本挑起事端,我们除了抗议、抗议,还是抗议,只能“望洋兴叹”,缘于我们还不够强大、不够狠绝。我希望,政府能在行为上更加强硬,有所作为,哪怕打一场持久的“外交战”、“贸易战”。不能被小日本当软柿子捏,否则,菲越之流,都将肆无忌惮地来骚扰我们。

和平固然重要,但以“和平”换和平,是假和平,最终损害的还是自身权益。

2012年9月18日,全国各地爆发保钓大游行(图为石家庄)

2012年8月19日,华夏大地一声吼。全国各地爆发声势浩大的反日大游行,规模空前。我试图想象当时人们的昂扬斗志,挥舞国旗,高喊反日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滚出钓鱼岛”、“抵制日货”,拳拳之心,热血沸腾。这本是一场非常震撼的爱国行为,却在群情激愤时,出现了“打、砸、抢”,一路“暴力”过去。见着日本车就砸,连警车也难以幸免,甚至还辱骂、踢打自己的同胞。我不禁要问,这样的打砸行为就是“抵制日货”吗?就是爱国吗?就能给小日本以沉重打击吗?我可怜的同胞,醒醒吧,人家还偷着乐呢。那些被砸坏的日本车不还得花钱找他们修吗?那些被打烂的日货不还得花钱找他们买吗?而我们的这一“壮举”却成了拽在小日本手里的“把柄”,它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世界,这是个“野蛮的民族”。损失的是谁啊?

2012年9月18日,全国部分城市出现“打、砸、抢”事件

有人以为购买日货就是不爱国,就应该受到谴责。这种逻辑其实很怪异,也不可取。谁敢说自己没买过日货?即便是“中国制造”、“民族品牌”,很多零部件、原材料可能也是来自日本。难道那些购买“中国制造”的日本人、美国人,他们就是亲中人士,对中友好?其实不然,说不定其中很多还是反华急先锋。我们这些所谓的“抵制日货”行为,对鬼子来说,真的是不痛不痒,亦如他们高喊“抵制中国货”一样。事实是什么?十年前中国就成为了日本最大商品进口国。

我不是完全反对“抵制日货”,但打砸行为真的不是明智之举。于普通民众而言,物美价廉才是最佳商品。恰恰日本的很多产品符合了这样的特性。它们的汽车、医疗器械、电子产品等,确实做得比我们优秀多了。择优购买,本无可厚非,但问题出在哪里?且来看看日本人是怎么做的:在日本粮食最贫乏时期,日本政府从周边国家进口他们最差的大米给国民吃,结果是国民认为进口的大米都不好吃,没有本国大米好吃,纷纷拿钱出来给政府,要求政府加大对本国农业的投入。而我们国家又是怎么做的呢?把最好的大米出口,留下最差的给自己国民吃,结果是国民不吃国产大米,都跑去买日本大米、泰国大米了,还吃得“幸福感”十足。

“支持国货”,仅喊口号是毫无意义的。这一点,我们有必要向小日本学习,它做得确实比我们好。

接下来,我们来分析下日本人的一个特性:看重强者,欺凌弱者。历史上,日本对待中国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分别是唐宋时期的仰慕和清末时期的傲慢。随着中国实力强弱的转换,他们就会相应地变换态度。唐鼎盛时期,国力强盛,雄视天下,小日本便来学习取经,“俯首屈膝”;清廷后期,腐败不堪,国力贫弱,小日本便来烧杀抢夺,侵占领土。在我们明清闭关锁国、固步自封之时,西方冒出很多强国,于是小日本慕名而去,学习新知识、新科技,最终实现了中日间的角色转换。二战之后,日本甘愿认老美为“爹”,那是因为美国成为了世界头号强国,敢在日本的广岛、长崎扔原子弹。小日本当“儿子”当得乖巧,但别忘了,它无时无刻都在自求奋进。(知道获得诺贝尔奖的日本人有几个吗?至2016年,已有25位了。)再举一例,日本除了与中国有领土争端外,还与韩国、俄罗斯有岛屿之争。可面对韩俄的强硬,它却痿了。韩俄总统视察争议岛屿,它们也只能像我们政府那样提提抗议,耍耍嘴皮子。而在钓鱼岛问题上,却为何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我们应该看透小日本的这种德性。你不对它狠点,它从不觉得痛从何处来。

所以,我个人认为,对待日本,强硬措施比搁置争议更有效果。

在抵制日货问题上,我觉得有四点可以做:一是千方百计扶持民族企业,提高国产品质,挤压日货在我国的市场;二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借口和贸易规则,停止进口非必要日货(比如化妆品、汽车、电子产品等),对在中国的日企课以高税,干扰它们的市场运作,逼迫它们逐步退出中国市场;三是大量出口廉价产品到日本(当然,它们也可能会拒绝,但拒绝物美价廉的中国货,相信非他们明智之选),提高日本本国失业率,动摇社会稳定基础;四是提高涉及到日本核心产业的原产品出口价,包括稀土、木材等,牢牢把握贸易的主动权。若失去近14亿人的市场,看它们还敢如何叫嚣?当然,前提需要我们政府敢为、我们国民支持。

我们需要众志成城,在国家危难时刻,能够勇敢挺身而出,不畏艰难,不畏牺牲。我们并不好战,我们勇敢,只因小日本确实是个祸害。

不管小日本有多么变态(想知道有多么变态,就瞅瞅它们的综艺节目),我们只当是个笑话。但真正令我担忧的,是小日本另外三个特性:一是具有强烈的民族忧患意识;二是具有极强的学习借鉴能力;三是极其重视对国民的教育。这三个特性,恰恰是我们所缺少的。我坚定不移地反日,但又不得不对其在某些方面的表现竖起大拇指。我希望我们的政府和国民能从中警醒,不要对我们这个千年邻国抱有幻想,更不要去轻视它、无视它。

(注:本文相关图片来自互联网)